智慧製造2019.05.09

別懷疑,你就是自駕車首代乘客的劃時代見證人

飛飛

物聯網 機器人 創新

自駕車屢屢躍上新聞版面,卻一直只聞樓梯響,不見蹤影,總讓人覺得自駕車遙遙無期,又是科技神話?或許,大眾普遍更多的是遲疑,無法想像自駕車的安全保證。

事實上,自動駕駛絕非新鮮事。最顯而易見的例子,不就是台北捷運裡的文湖線嗎?每天超過 20 萬的乘客載量,未曾有人懷抱一絲遲疑就能從容踏入車廂,並預期自己能安全抵達目的地。也許,你會覺得於捷運乃行駛於固定軌道上,自動駕駛本就理所當然,全無安全之虞。那麼,如今大家習以為常的飛航自動駕駛模式呢?光是經 IATA 協會統計,其旗下全球航空同業成員於 2018 年的實際國際航班總量即超過 4 千 6 百萬班次,也就是說每日飛行起降的航班超過 12 萬班次,其交通流量所達密集程度不可謂不高,然而其安全績效達全年 4 千 6 百萬班次中發生 11 例致死事件;雖然零致死事件才是終極目標,卻可見自動駕駛模式實際可協助增加道路安全,透過物聯機制,補足諸如駕駛員注意力疲乏、不自覺分心、酒駕等人為因素所導致的安全風險。

 

美國身為自駕車領域的其中領先國家,亦名列全球車輛最重要製造地與消費市場,其主管當局美國運輸部先前已發佈 ADS 自駕系統技術相關安全事項及制式表格,協助產業界於商業化實務應用階段自我安全評估,其中包括 12 項優先安全設計項目,像是:車聯網資訊安全管理、乘客安全撞擊防護機制 / crashworthiness、消費者教育與訓練、 ADS 撞擊後因應機制 / post-crash ADS behavior 等;並於今年初( 2019 年 2 月底)剛剛宣布認可更多已據此公開自我評估結果的相關業者,使其獲認可業者達 12 家。根據美國官方所示,現階段自駕技術的首要重點在於有效降低道路駕駛的安全風險,因而 V2V 的車聯機制將是現階段的優先事項。然而,廣泛說來,V2V 的概念也不算新穎,或可視為猶如飛機於空中航道行駛時的自動風險控管機制,如:防撞警示與因應機制、實況顯示場域內所有飛航器的衛星定位等,以確保飛機順暢行駛於事實淨空的航道。如今,比擬實行的車聯也將可更為確保道路交通安全。

 

此外,美國運輸部也已於最新公佈文件中採用 SAE International 協會的自駕等級標準:

  • Level 0_零自駕

駕駛員全程執行所有動態駕駛任務,即便備有警示與系統輔助。

  • Level 1_駕駛輔助

特定駕駛模式下,駕駛員仍執行幾乎全面性動態駕駛任務,然因應行駛環境資訊所進行的轉向 加/減速則交由輔助駕駛系統

  • Level 2_半自駕

特定駕駛模式下,駕駛員仍執行大部分動態駕駛任務,然因應行駛環境資訊所進行的轉向 加/減速,交由 一個及其以上 的輔助駕駛系統。

  • Level 3_有限自駕

特定駕駛模式下, ADS 自駕系統全面 完成  動態駕駛任務,駕駛員將適時回應介入要求。

  • Level 4_高度自駕

特定駕駛模式下,ADS 自駕系統全面完成動態駕駛任務,即便駕駛員 無法 適時回應介入要求。

  • Level 5_全自駕

在任何駕駛員能因應的道路與環境條件下,ADS 自駕系統都能全程完成所有動態駕駛任務

直到今年初,全球量產自駕車最高等級已達 Level 3,其為全球首款也是目前唯一的 Audi A8 ( 但尚未列於上述名單內)。百年前,車用汽車取代馬匹,曾經招來廣大質疑,實難想像今日車流如河裡魚群奔遊;現在,你我將有幸成為時代見證人,成為首代自駕車乘客,一如不久前的首代手機使用者。一旦自駕車成功套用飛航的物聯通訊模式,那麼將車輛裝上翅膀的概念似乎也聽來前景可期。

延伸討論

智慧製造

Robot 與 自駕車 的距離

飛飛
無論是 Smart Factory、Smart City,亦或是自駕車直到最吸睛的 Robot,物聯網應用始終圍繞三大要角:感測器、物件、通訊。在此之中, Robot 與 自駕車 兩者都以擬人化為核心概念,也都具可移動的特性,使其挑戰更大於固定場域的物聯系統,那麼 Robot 與 自駕車 的物聯系統考量及運作,是否意味著大為相同?還是有所不同呢?
智慧製造

穿上機器人,你也能秒變鋼鐵人!

飛飛
看機器人走跳開門搬東西很神奇,把自己變機器人更過癮。穿戴式裝置成為近年大熱門,尤其是像體能手錶、生理測量器材等,大幅改善醫療體驗、輔助健身訓練,確實讓消費大眾感受到科技帶來的生活品質提升。然而,不只是手錶智慧感測,穿戴式機器人正讓鋼鐵人走出電影、走進你我生活。
智慧製造

關於 SDN 與 幾個 Open 來 Open去一起建構 Smart IT 的那些事

飛飛
Software Defined Network 軟體定義網路,聽來很酷。這麼說來,網路可以丟掉實體設備?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在全面轉向物聯網型態之中,資料流的節點將不再限於過往封閉式資訊系統,而走向更為開放式資料流(或可從越多新名詞採用 Open 相關名稱可見端倪),那麼這也意謂著處理資料流交換的網路體系將面臨更多挑戰,特別是像 IIoT 裡所必須連結各式各樣工控系統、同時處理類比與數位的感測訊號及各種不同人機介面的應用程式系統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