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製造2019.07.04

IP 觀念易懂、實行大學問

飛飛

物聯網 雲端服務 創新

 

簡單說來,智慧財產權就是把智慧變成錢。智慧財產權有多重要,也就不言而喻。然而,智慧怎麼變成財產呢?難道說申請專利就能讓智慧成為源源不絕的聚寶盆嗎?當然,世界能夠如此簡單,也不致於動輒十幾億美金的跨國官司幾乎成常態。智財權可不是只關乎大老闆的營收,無論是身為科技從業人員,還是科技產品消費者,IP 都是門不得不深入瞭解的大學問。

 

科技立基創新精神;Intellectual Property 智慧財產權又為 Innovation 的根基所在。

創新聽來很令人振奮,在實務上創新卻絕非一件輕鬆事。

 

經驗可貴

從愛迪生到萊特,發明家的故事多如牛毛,幾無例外都是從零到有。0 與 1 之間是無限可能,也就表示每一個可能都必須實際試驗過才能得知結果。光是想克服晶片的熱效應控制,可能涉及的因素細微到半導體的雜質材選、比例調控、電壓過流的速度、零組件材隙,甚至製程作業細節等,各項可能相關因素組合起來的可能性是以指數性擴展的機會數量,一一試驗起來的成本就是研發成本,要人力要時間要燒錢。

 

精密產業

科技業牽涉軟、硬體,光是出貨一台手機,從硬體零組件、軟/靭體到配件就是上千成萬的環節。如果全部自行研發,不只成本上絕無可能,時間上也將毫無止境。因此智慧共享是科技業創新的根基。

 

智慧共享化為具體行動,即為 IP 智財權。因此,智財權成為串聯起科技圈持續共榮的那條隱形細索。智慧財產權的行使方式可以是有形的金錢,也可以是無形的交換:

 

  • 授權

授權是最常見的智慧共享,通常以議定價格取得合法權利使用。此種形式屬於單純商業買賣。我們購買軟體時,通常就可見授權合約。

 

  • 市場策略夥伴

合作夥伴則為 B2B 商業合作常見的策略性運用。譬如:筆電搭載作業系統,助益於雙方的市場擴展。

 

  • 合作開發

此種屬於技術合作,尤其適合研發新型產品。像是現下 5G 開台階段,新技術進入市場,各種配合軟體、硬體極待開發,為免產品上市後才造成無對應、無法相容的軟/硬體、週邊設備等,合作開發活動就會特別活躍。另外,第三方開發商也一直是原廠重視的智慧共享,期能提供技術協助,擴大自身產品的生態圈。

 

  • 併購

著眼於技術專利的策略性併購,是除了自行開發之外的另一種終極擁有專利技術的手段。科技業內的技術專利併購,可能是為取得專利,也可能是為融合技術、截長補短;但也可能是為阻擋市場重疊性高的新技術發展。此外,着眼於物聯網願景,跨業併購也已成為科技界研發的某種熱潮。例如:亞馬遜併購實體量販店,即是最快取得零售 Know-how 的方式,而這樣直接切入零售實務業務,也能反饋助益自身未來  Smart Retailer 的技術發展。

 

智財權的侵害

 

只要是財產都具有受侵害的風險。智慧財產權猶有更勝,畢竟智慧無形,一句話破哏,商業價值立即縮水;先前亦曾聽聞內部人員曬原型照,一張照片不過貼上個人默默無聞的社群帳號,不用一天即造成公司遭取消上億元訂單的慘烈事情。從經驗可貴的角度來看,像是晶片製程的参數,看來理所當然,卻可能是專利者花費千萬經費、承受無數試驗挫敗、最終在看似遙遙無期、不知該繼續燒錢還是撤手停損的經年累月掙扎中所獲取寶貴智慧。因此從製程作業到廢棄物處理,一顆晶片成品其中所含的專利可說是層層疊疊,不計其數。看見背後的辛苦,或許更能免於意外侵害他人智慧財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 無法維護時,創新無能獲取應得回報,也將直接打擊 Innovation 創新精神,誰也不願意自己辛苦取得的智慧,成為別人無償取得的財產。

 

知識經濟時代來臨,今天他人的智慧可用於我所熱切期盼實現的技術創新,明日我所苦心達成的創新智慧,也可能為他人用於追求令人期待的新創概念,因此 IP 智慧財產權可說是大家一起發大財的黃金守則。
 

延伸討論

智慧製造

異質整合的AI物聯

飛飛
微縮體積是 AI 晶片持續追求的不變原則。因為微縮,電腦中資料處理所需系統功能的關鍵元件,從半個房間大小的電晶體時代,轉眼就成了不到數公分長的Microcontroller得以嵌入家電儀錶面板或是遙控器等隨身物件。而如今,異質整合將微縮體積的概念,淋漓盡致地發揮為硬幣大小的AI晶片之內。
智慧製造

AI 晶片不看熱鬧看門道……怎麼挑?

飛飛
又是IoT物聯網、又是AI 人工智慧,不只Cloud 雲端,還有 Edge 邊緣……當然,老闆照例叮囑的 「又要馬兒好還要馬兒不吃草」也不能忘 ─ 左手抓著效能、右手托著價格、頭上盤著功能、腳頂著低耗能……想要落實物聯網,滿足多方需求,首先AI晶片看仔細。
智慧製造

AI Chips 口味眾多,混搭聯名時尚風

飛飛
隨著通訊市場進入 5G 開通初始階段,AI 市場的發展也愈發如火如荼。AI Accelerator 的競爭朝向從硬體到軟體/軟體到硬體建構出完整的 OT-CT-IT 生態系。這也就是說,如:NVIDIA、Intel 等硬體商,開始發展自身的 AI Instance;而像 Google 這樣軟體起家者,則反向跨足 AI Chip 硬體。相對的,有道是現成的最好用,因此如 NVIDIA 用上了可謂 AI 生態系競爭對手的 Tensorflow 框架;或是 Google Clouds 反之用上了 NVIDIA 的 GPU;或者像 Intel 直接採取併購策略。可以說,不僅是 AI 晶片發愈多元,AI 生態系更是混搭聯名現正夯。